传递正能量的新闻资讯

做客三千人游戏学教师:玩游戏不是不学无术 高考也是游戏

2018-08-05 17:13栏目:领航
TAG:

张韩献,中集裕龙场站,瑟瑟胡,bramcett,ourfishbox,健康jk666,谷川萌,大老婆小老公吻戏,堪培拉的风88,bernhard brener,亚投视野,feidian03,富商操包养的超靓模特,feidian03,秦囧在线观看,谷川萌,西野翔之新任女教师中x20连发,压瓦机11ywj,冰城数卡,亚投视野,丁香花园果果秀,裴盹社,semm7,挟尸要价船主陈波,www pp9b com,佘思敏,星绕网,0571 361 cm,独眼龙一号,网游之修罗至尊
今年5月底,熊硕在“中国游戏节”上做嘉宾时的演讲PPT截图。今年5月底,熊硕在“中国游戏节”上做嘉宾时的演讲PPT截图。

游戏行业的人才缺口受到关注,高校纷纷开出游戏课,继北大、中传、上体、北师大等高校之后,华中科技大学也将于明年开出《游戏学导论》必修课,这也将是首门与游戏学有关的通识教育课程,该校首位游戏教育教师熊硕近日因此事而走红。

“很多年轻人很关注游戏,但却不理解游戏到底是什么。”熊硕8月2日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表示,游戏成瘾引发的悲剧有多种因素,需要从家庭、社会、学校等多方面考虑,不应该让游戏“背锅”。

中国的游戏教育发展还相对滞后,利用游戏作为传播媒介进行文化软输出,让中国的历史和传统文化通过游戏这一媒介走向全世界,这是熊硕的梦想。

“2016里约奥运会闭幕式‘东京八分钟’里,日本首相身穿‘马里奥’衣服登上舞台向全世界介绍宣传日本的一幕,就是强大的文化输出能力和文化象征。”这更坚定了熊硕的信心,“我想把中国历史传统文化用游戏的形式做出来,传递到全世界,这就是我的游戏梦。”

暑期实践合影暑期实践合影

4岁玩游戏,能自控不沉迷

熊硕今年29岁,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人。说起自己与游戏的渊源,他提到,4岁时接触“红白机”版《魂斗罗》的场景仍然让他记忆犹新,“那时,游戏对我来说只是单纯的新奇和好玩。”

熊硕告诉澎湃新闻,随着自己年龄和能力的增长,开始尝试摸索着把游戏打通关。那时,游戏对自己而言已不仅是玩乐,更是满足求知欲,带来成就感的东西。

小学三年级,因为学校的计算机课,熊硕认识了计算机。上初中后,家里添了一台计算机,这让他接触到了更多的电脑游戏。熊硕说,自己初一就有了研究和从事游戏学想法,并下定决心要考上华中科技大学计算机系。

在熊硕看来,大学前的学习对他来说都不费力。“我从小学习就很自觉,成绩也比较好,基本不太会去沉迷于游戏之类,只会把游戏作为一个娱乐工具。”

暑期实践时,熊硕在讲课。暑期实践时,熊硕在讲课。

获日本游戏学博士学位后回国执教鞭

2007年,熊硕考入华中科技大学计算机系学习了一段时间后发现,计算机并不能和自己喜欢的“游戏”划等号。于是,大一时他就下定决心要在大学毕业后去日本进修“游戏学”。

为了留学,他还放弃了大四时就早早拿到手的一家游戏公司的工作offer。“日本在游戏方面做得很不错,当时被称为游戏方面的‘世界霸主’,所以我想去日本看看,想把他们的先进经验和方法带回国。”熊硕说。

2013年到2018年,熊硕在日本跟随导师饭田弘之在游戏信息学、游戏数学与策划方向、游戏媒体市场与文化等方面进行学习和研究,获得博士学位,还担任了一段时间的博士后研究员。

2018年1月,结束在日本6年学业的熊硕回到华中科技大学,成为了新闻与信息传播学院的教师,也是该校首位主要以游戏学为研究对象和教学内容的教师。

学院网站上对熊硕的介绍为“致力于游戏学研究,学生时代多次发表论文并参加国际学术会议发表,拥有良好的国际视野。主持过两项日本的青年基金项目并担任日本学术振兴会的特别研究员,在日本多次受到奖励”。

今年暑假,熊硕刚带领学生完成了在武汉东湖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的暑期社会实践。郑伊灵是参与此次实践的学生之一,在她看来,熊硕就是个为人随和、有情怀、不功利的大哥哥。“超有理想!”对澎湃新闻谈及熊硕时,郑伊灵感慨,熊老师如果留在国外,也可以发展很好,但他还是决定回来完成他的梦想。

熊硕博士毕业时的汉服照熊硕博士毕业时的汉服照

明年将首开《游戏学导论》通识教育课

此前,全国已有不少高校关注到游戏行业发展产生的现实需求,相继开设了与游戏业相关的专业与课程。2016年,教育部发布《普通高等学校高等职业教育(专科)专业目录》,13个新增专业中就包括“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早在2010年,中国传媒大学就开设了数字游戏设计专业。此后,上海体育学院播音主持专业(电竞解说方向)也正式招生。北京大学中文系的《电子游戏通论》也一度成为爆款选修课程。

近年来,中国的游戏产业发展势头迅猛。有数据显示,2017年游戏产业市场规模已突破2000亿元,这也带来了对游戏人才的高需求。

比起游戏产业的火爆,国内的游戏教育发展却滞后不少。有研究报告分析,我国游戏人才的培养始终停留在师徒制的阶段。师资力量的薄弱和游戏教育教材的缺乏,使得游戏教育链条难以形成。

熊硕认为,游戏有三个目的,最基本的是给人带来快乐,其次是传播文化与价值观的媒介,第三是应用于教育,起到寓教于乐的作用。

“2016里约奥运会闭幕式‘东京八分钟’里,日本首相身穿‘马里奥’衣服登上舞台向全世界介绍宣传日本的一幕,就是强大的文化输出能力和文化象征。”在熊硕看来,利用游戏进行文化软输出,也是它作为媒体的形式之一, “我想把中国历史传统文化以单机游戏的形式或者主机游戏的形式做出来,传递到全世界,输出我们中国的价值观和文化。这就是我的游戏梦。”